論命綱要《氣象篇》
來源:古著 | 作者:liyixiao | 發布時間: 2017-10-14 | 559 次瀏覽 | 分享到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氣象篇

         明:醉醒子撰  

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,定一運而關十載。清濁純駁,萬有不齊,好惡是非,理難執一。故古之論命,研究精微,則由體而該用今之論命,拘泥格局,遂執假而失真。是必先觀氣象規模,乃富貴貧賤之綱領;次論用神出處,盡死生窮達之精微。不須八字繁華,只要五行和氣;浪指三元六甲,誰知萬緒千端。學者務要:鈞玄索隱、發表歸根、向實尋虛、從無取有。雖曰命之理微于此,思過半矣。然大海從于勺水,少陰產于老陽;成乃敗之機,變乃化之漸,此又所當深察。乃若一陽解凍,三伏生寒。

一、命之剛柔

陽剛不中,亢則害也;剛而能柔,吉之道也

此象亢陽無制,更不包藏陰物,而運又行東南,則陽剛失中,必主于害。用此者,孤貧兇暴,死于水火之間。乃若五陽生于陰月,干支夾合陰柔之物,運道又行陰柔之鄉,乃謂吉也。用此者,雖出寒賤,終必榮華。
        
柔弱偏枯,小人之象;剛健中正,君子之風
        
此象不中之道也。四柱中但見陰柔而不入格,干支又不包陽,則終日柔懦。用此者,機心陰毒,無所不至。乃若剛健君子之體也,中正君子之德也。四柱中陽而藏陰,剛柔得制,不犯克破刑沖。用此者,德行過人,中直蓋世,故曰君子之風。

二、過猶不及

過于寒薄,和暖處終難奮發;過于燥烈水激處,反有兇災

四柱純陰,生于十月,空絕五行之根,日干又見衰弱,而無強旺之氣,縱遇和暖之鄉,終難發達。四柱純火,生于夏至之前,火性燥烈,歲運中乍遇水激,不惟不能制,而反致害矣。用此者,夭折孤貧,多犯刑憲。
       
過于執實,事難顯豁;過于清冷,思有凄涼
       
執實者,用一而不通也。假如用官無財,用印無煞,多合少成者,遇事終無豁達。若金水過于清寒,不遇和暖之運,如庚辛生于十月,柱中純水,運又行西北,平生獨食孤眠,生涯寂寞,人不堪其憂矣。
    
過于有情,志無遠達
    
局中之物,不可過于有情。若過有情,則牽迷不能自脫,外無所見矣。如甲木以己土為妻,情固宜有;若甲己支下又乘子丑,內外加合,而外無財官、印綬動甲之心,則甲常處于己土之下,其志安能遠達哉?

過于用力,成亦多難

凡柱中得自然之物為妙,若用力扶持,終不為美。且如用財,局中不見,必求傷官食神所生,如食傷失時無氣,又求比肩轉助,或外沖遙合,皆謂過于用力,其成就必艱難矣。

過于貴人,逢災自愈;過于惡煞,遇福難享

八字中原多貴人,二德扶用,財官不有刑破,雖居顛沛之中,亦無危矣。原多惡煞,三刑六沖,又與財官反背,縱遇財官之地,將何為享福之基?

三、五行遇絕

五行絕處,祿馬扶身;四柱奇中,比肩分福

凡遇絕處,不可便指為兇,蓋兇處亦有吉神相扶。假如木絕于申,申中有壬水為印,庚戊為財官,皆我所用之物,必能扶身進福。只愁有神克害所用之宮,則所用絕矣,如此乃兇。言以官為貴,以財為奇,局中得遇財官,乃為吉矣。如見比肩則無憚,爭官劫財,則無全美。 

陰陽固有剛柔,干支豈無顛倒?

陽剛陰柔,天地之道也。顛之倒之,反覆之謂也。所以啟下文之端。

雖聘妻不識其夫。

夫婦既入其宮,豈有不識?但情隔而不通,則不見其夫矣。如乙木用庚金為夫,中間丙火隔斷,庚被火傷,或坐子午敗死之地,使其妻終不能見其夫也。

本有子不顧其母。

子之顧母,理也,情也。身有所羈,則不得終養。如甲用丙為子,卻被干金合之,但戀妻之情,而易母之愛矣。故局中雖有丙火,不可用也。凡命中議論至此,庶幾無誤。

父無子而不獨,子有父而反孤。

木以火為子息,四柱中如無丙丁巳午之位,則無子矣。若地支暗蓄有火,或天干制化得用,亦不為無子。木以水為父母,若被損克,則不得其所生。如甲乙日,生于亥子之年,月值四季,水被土傷,所生之人失矣,豈不孤哉?

四、生死轉換

生尚可以再生,死不可以復死。

局中之物,原有長生,先被克損,歲運復通生旺之地,身力復強,如再生也。死者,終也。凡四柱之物,原值死絕之宮,后來歲運再遇此地,不為更兇之論,蓋死無二也。

既死亦非為鬼,逢生又不成人。

木值春生,得時乃旺,柱中雖遇死絕之宮,若運行生旺之鄉,亦不為之死也。木值秋生,失時乃弱,柱中雖遇生旺之宮,若運行衰絕之地,終不為之生也。

子多母病,如佃甫田;母多子病,如臨深淵。

子者,母之所生,多則泄母之氣,正謂子能令母虛也。若母再加衰病,則精力不及,決不能以撫其子,其佃甫田之謂歟?母無二尊、其恩乃全,若母氏眾多,陰聚妒生,邪謀興矣。即五星、二母爭權,姑息太過,母失所愛,子何所倚?如更臨病死之宮,申生之變,必起朝夕也。

五、沖合刑破與吉兇

不正不沖,不偏不合,不橫不刑,不直不破。其為沖也,啟六極之歧門;其為合也,辟萬物之形跡;其為刑也,變而改正;其為破也,敵而有傷。是以棘地生金,不若藍田種玉。

以上四端,乃戰克擊剝之象也。內有刑虛鉤遠之用,若倒亂中而取用神為貴、為福者,不若用財生官,用印得煞,自然之妙。此子平之所以專論財印食也!

吉神相我,功求相吉之神。

凡人命,衰弱或刑傷、破害不能成用者,必欲吉神扶佐,成我之福。又觀相我之神,勢力輕重何如,若無根失令,或自受傷,先用求助相吉之神何如?假如甲日夏生,遭火焚化,得壬癸、亥子相我為救,但水先受火土耗克,不能為我之福,必欲求金轉生水旺,使水有顧我之情、如此之功,不在水而在金矣。又如午被子沖,賴未合我而與子穿,則為相我之神;如未受傷,不能為用,必求生助,未土之神有力,而未土方得成用。

兇物傷身,解用傷兇之物。

人命中若遇兇神克我身宮,必求柱中何物能制傷我之神,則彼自解不暇,焉能及我哉?如甲木原被金傷,禍所不免,得火克,危自遠矣。又如卯被酉沖,柱中見午,亦然。

六、命神之根源

五行各得其所者,歸聚成福。

凡五行不可虛名失位,但要得令歸垣,方能為貴。若歸聚一局,妙不可言。

一局皆失其垣者,流蕩無依。

凡日主用神,俱要著落之處。如四柱中不得通根有靠,又遇空亡、死絕、沐浴、刑沖,則終無成立。必然流蕩失所矣。

大運折除成歲,小運逆順由時。

七、命局之文武

文庫沖而文明盛,武庫掩而干戈寧。

戌為文庫,蓋火為文明。八字中原無財官、印綬、食神、生氣,則無文章學問之機,徒得火庫,又被關鎖,此無文之人也。若暗有傷官,或印綬隱而不明者,亦主聰明。柱中得辰未丑字沖刑戌庫,更入東南運道,發火光明,文章必由此而盛也。高擢翰苑者,子見多矣。丑為武庫,蓋金為干戈。八字中如帶秋氣,申酉、庚辛為煞,偏官、羊刃又見同宮,此無懼好戰之人也。柱中如得子巳酉神合局,兼行東南木火制其頑金,則掩其武而干戈寧矣。壯士于此棄甲投閑者,予嘗見之。

八、四柱之龍

飛龍離天,隨云入淵;潛龍在淵,隨云上天。

龍者,辰也。天者,亥也。云,壬也。龍得其云即飛,若年見亥,月建辰,歲月干頭有壬,則龍在天矣。若日時水旺,與龍全局,龍必隨云入淵。蓋龍以水為家,故上離于天,下潛于水。得斯象者,文章蓋世,平生有塞有通,功名雖出于臺閣,事業終歸于林泉。柱中有巳午二字者,貧薄下流之命也。若年見亥,時見辰,日月會水,則龍下潛于淵。若干支有刑沖克破,龍不能安。要日時上有壬字,龍必隨云上天矣。此象如年無亥,用巳反沖亦吉,但出寒賤,祖父無依,后必有人借力,奮發功名,主近侍之貴。運行巳酉敗絕之鄉,喪家罷職,即壬騎龍背格。

大林龍出值天河,四庫土全居九五。

大林龍者,即戊辰也。要四柱之中,納音得天河水,則龍飛在天;更全四庫,則四海俱備,所以天下皆沾雨澤,必為九五之大人也。明太祖命:戊辰、壬戌、丁丑、丁未,此亦有因而言。

長流龍復歸大海,五湖水聚掌群黎。

長流龍者,即壬辰也。龍值長流,地支得亥,名曰龍歸大海。又曰:龍躍天門。妙在納音得大海水,四柱俱帶水者,則五湖之水,既備且深,龍所益喜。要有庚辛以生之,則出人動搖山岳,非貴象乎?如王陽明:壬辰、辛亥、癸亥、癸亥。此亦因陽明而立論。

九、三合三刑

六合有功,權尊六部。

凡四柱中有刑沖克害破象,本為兇論,得神挽合有力者,即反為祥,其福高遠。年月成用者,大貴;日時成用者,次之。

三刑得用,威鎮三邊。

刑本不吉,得用者富貴聰明,無用者孤貧兇夭。何以為得用?三刑有氣,日主剛強。無用,反是。

子午端門,雙拱歧疑憑外正。

子午二位,正而不偏,故曰端門。若得夾拱無破損者,更有力量,人必聰明,奮立勛業。正拱者,亥丑拱子,己未拱午。外拱者,申辰拱子,戌寅拱午。忌空亡克破為害。

巳寅生地,十分秀氣合乾坤。

巳寅生有力,能合亥申,亥乃乾也,申乃坤也。若無沖雜,申亥乃乘貴氣,才調出群。

十、八字之天地

天地包藏神得用,顯豁胸襟。

亥為天,申為地,明有力量。如八字中不見二字,得左右之神拱起二字,兼有貴氣,不落空亡,須當顯豁。或以申亥包酉戌,看系天干何物,以有用為貴。

風雷激烈貴無虧,飛揚姓字。

巳為風門,卯為雷門,八字中虛拱一位,更有貴人,歲運若逢沖起,必能發達。

賊地成家,賊亂家亡身必喪。

此法,月支五陰者是也。若歲日中有神爭合為妻,月支陷溺其中,欲出而不可得,故曰賊地。更得歲日之神自刑,無暇合我,得時支乘機,與月支為合,是謂賊地成家,富貴不淺。大運去賊則安,再見賊亂則兇。一說撫賊則安,剿賊則兇。

梁材就斫(卓),木多金缺用難成。

木本賴金所以成器,若金被神留合,不能來克其木,卻要木與金為鄰,就彼雕琢可也。若木盛金弱,則雖就金,亦不能斫而有用。假使用木與金作合,彼此兩強,乃為貴論。

純陽地戶包陰,兵權顯赫。

八字純陽,本為偏黨,殊不知子寅辰午申戌,暗拱丑卯巳亥未酉之陰,二象相濟交感,則反全天地之正氣矣。更要四柱無空亡及天干有生意者,極妙。此象權施邊塞,位至公候,發福非小。

獨虎天門帶木,臺閣清高。

凡歲月得寅一位,卻要時見天門虎,必朝天嘯日。柱中更有卯未合局,木盛生風,風從于虎,豈不偉哉?若使刑沖、克破,不得印綬財官,則無用矣。(學人:寅在時,亥在年月,有卯未合局。)

十一、論驛馬

學堂逢驛馬,山斗文章。

身坐長生位為學堂,更得驛馬交馳,一沖一合,又得高大氣象、帶財煞貴人者最貴,文章瀟灑出塵。(三命:祿、命、身;廣義:天干為祿,地支為命,納音為身;狹義:年柱天干為祿,年柱地支為命,年柱的納音為身。)

日主坐咸池,江湖花酒。

咸池,又名桃花煞,男女逢之,必然淫亂,多因花酒,流落江湖。若見財官,貴德同宮,反得標格清奇,富貴安享。大忌刑合,只喜空亡。

福滿須防有禍,兇多未必無禎。

大抵用印生身,乃為我之福也。柱中原有官煞,轉生印旺,不遇財傷食神泄氣為貴。運行此印,旺地生扶太過,福滿處豈無禍生?是以君子怕處其盛也。局中原多官煞,再行官煞歲運,其兇乃甚。歷盡艱險,后必有制伏身旺之運,否極泰來之象。如甲日原被官煞所困,運神再行申酉,乃兇甚也。順去有亥子,印運逆行,有巳午制運,乃有救之物,豈不為佳?此二句言陰陽消長,禍福倚伏,天道人事,相為流通,宜細味之。

馬頭帶箭,生于秦而死于楚;馬后加鞭,朝乎北而暮乎南。

此言驛馬在日時之下者,必要帶合,謂之聯韁,聚大財福,干事過人。若馬前見有刑沖,謂之帶箭,斷韁之象也。若來沖者屬金,受克者屬木,其禍尤甚。主人他鄉喪亡。凡取用驛馬,順則年取其日時,逆則時用其日主,馬無堤攔,則縱肆而無可遏。如后再加刑沖,馬必疾行,終無安頓之地,主人一生勞碌,奔競四方。若刑沖之神遇有三合、六合,則不為加鞭矣。

十二、論清濁

性靈形寢,多因濁里流清;貌俊心蒙,蓋是清中涵濁。

凡取用神,錯亂刑沖,未可便言濁而無用,當審其中有暗藏之物。如濁中流出一點孤清,則人雖樸陋。多見性情穎悟,機謀異常。若用神清奇特立,不為混雜刑傷,未可使言清也。但中間有暗藏之物,與所用之物有傷,其病終不可去,故人雖貌美,必然失學無成,昏迷酒色。

一將當關,群邪自服。

將者,貴重之神也。關者,緊要之處也。邪者,妒我之物也。假如甲乙日生于金旺年月,皆來克我,得丙透出月上制煞為權,而煞自服矣。又如壬癸遇戊己,及支土亂克,身不能敵,緊要處卻要庚辛為印化煞,不敢為亂。

眾兇克主,獨力難勝。

此言煞重身輕,孤獨無助者。蓋無當關可救之神,則不能勝所克矣,決主夭疾。

十三、論飄零與疾厄

脫此輩忌見此輩,化斯神喜見斯神。

從化之妙,遽不可窮,務要用心詳察。如甲己化土脫木氣,而從妻家,若見甲乙寅卯未亥,皆我比肩,則有原旺之借,豈無戀哉?況比刃又能爭合我財,使甲己不能相成,反有離間之恨也。又如乙庚化金,喜見金旺,而妻得倚其夫;丁壬化木,喜見木旺,而女得倚其母;丙辛化水,喜見水旺,而母得倚其子;戊癸化火,喜見火旺,而主得倚其財。大怕空亡見煞,比肩爭妒,不成名卿巨公,則為孤兒異姓矣。

驛馬無韁,南北東西之客。

無韁馬,無合也。南北東西無所不至矣。如人命遇此,必主飄零。

桃花帶煞,娼優隸卒之徒。

桃花,日時上見是也。不惟忌刑合有情,尤忌五煞同處。凡遇此者,不受禮義廉恥之教也。(偏財或正財坐桃花,如甲往前數五位為戊。)

母子有終始之靠,夫妻得生死相依。

母子,夫妻者,專言體用兩端,惟在月日為要。假如戊日坐辰,生于申月,然土以金為子,金養于辰,少倚母而自強。土生于申,老得子而有靠。此象甚奇,大忌歲運破而為患。假如丙日坐于子,月用酉金,然火以金為妻,辛金生于子,適夫家以養其身;火至酉亡,賴妻財以活其命。此象貴用財官,大怕刑沖散局。(學人:月為母,時為子;天干為夫,地支為妻。)

雙眼無瞳,火土熬干癸水。

癸水,在人屬腎,為一身之基,兩目之本。目關五行,惟瞳屬水,水涸腎虛,則瞳無所倚。若在日干,生于火土月分,日時坐土塞源,而柱中遇木火耗熬,不成從化者,多患目疾。若在歲月時中,雖得秋氣,不行西北,大運遇木火太炎之地,恐有喪明之苦。即水稍得通根,亦有下元之疾。

大腸有病,丙丁克損庚金。

庚屬大腸,宜臨水土,嫌者丙丁寅卯,得局無制,庚金雖得掛根,又被沖刑克破,兼入木火大運,水土衰處,便有此疾。

土行濕地而傾根,伯牛有恨;火值炎天而得局,顏子無憂。

戊上屬脾,四柱中不有生旺通根之位,生遇陰濕之時,又加水浸土虛,運行濕地,歲見土克,則脾土受傷,因而有疾。火乃文明之象,生于九夏,三合寅午戌局,火愈發輝,少用木資其勢,不宜見水拖根,遏火之焰。人生得此,樂道無憂。火行極處,多遇木生,反主貧夭,至不利也。

水泛木浮,死無棺停;火炎土燥,生受孤單。

木從水泛,不遇運土堤攔,更值死絕之鄉,逢沖并煞,是必墮崖落水,橫害毒亡,多不為美。土因火燥,萬物不生,初運南行,廢而無用。后來雖遇財官,不能為用,以致孤貧奔走,無家之命也。

妻多力弱,花粉生涯;馬弱比多,形骸飄泊。

凡用財為妻,最要得時得位,日主更喜剛強,歲月有倚,陰陽各得其所,良配可知。若財多散亂,刑合不齊,日主孤弱,不能任用,必因妻獲利以養其身也。此又反言財為養命之物,用不可無。凡遇財旺身強,平生安樂。若見財輕比多,不足其用,終必飄泊江湖,逐財勞苦,安享何能?

凡遇兇神交會,善以少而難成。吉曜并臨,惡雖多而亦化。道從理悟,神自心生,熟讀苦求,巨微征矣。

更多
广东11选5稳赚方案